普氏本羚

2020-03-21 18:12栏目:究极觉醒2
TAG:

图片 1

在风景如画的青海湖畔,生活着一种叫做普氏原羚的羚羊。由于环湖地区的生态状况日趋恶化,这个过去在草原上自由驰骋的精灵,已经面临着种群灭绝的危险。普氏原羚困境重重有关部门和专家通过多年对普氏原羚的调查研究发现,目前仅存于青海湖地区的普氏原羚物种面临着种种危机。种群数量少、性别结构失调、种群自身发展受到严重制约。普氏原羚种群中雌羚较多,雄羚较少,性别结构严重失调,已在生物遗传多样性上严重影响到普氏原羚的延续繁衍,如不加强保护,一旦发生灾变,极有可能突然消失灭绝。生境破碎。半个世纪前,青海湖盆地及共和盆地的普氏原羚分布区是连成一片的整体。这些年来,随着环湖地区人口增加,畜牧业、农业以及铁路、道路交通事业的发展,环湖社群村落等人为生产、生活空间格局发生变化,在很大程度上干扰和阻隔了普氏原羚的栖息生境,致使普氏原羚原本连续分布的栖息生境受到严重阻隔,已演变成彼此隔离的斑块生境。生境破碎给普氏原羚种群间的基因交流造成无法逾越的人为障碍,同时也加剧了普氏原羚种群灭绝的危害程度。栖息地逐步丧失。普氏原羚是天然依赖于草原生存繁衍的草原动物,草原面积的大小和草场质量的优劣直接影响着其生存状态。青海湖环湖地区畜牧业的迅速发展,给有限的草场资源带来了巨大压力。一方面,超载放牧使普氏原羚丧失了大面积的栖息地;另一方面,环湖90%以上草质较好的草场目前已全部承包给牧户,各家都建起了纵横交错的网围栏,直接限制了普氏原羚的生存与活动。在牧民放牧季节,普氏原羚只能生活在生境质量更差的沙丘地带和沙化草原,同时还受到围栏和天敌的阻隔和威胁。这一点在湖东、元者、克图以及海晏、刚察分布区表现得尤为突出。2003年8月12日,专家到克图调查时,一个多小时时间内在克图草场只观察统计到53只普氏原羚,当时草场内无牧民放牧。12月15日上午在原地点调查时未发现1只普氏原羚,而近4平方公里的冬季草场上却有3000多只牲畜。这种境况已严重影响了普氏原羚的生存和繁衍。生态环境日趋恶化。由于人为和自然的双重原因,青海湖环湖地区的生态环境整体成恶化趋势。主要体现在草场退化、土地沙化、草原鼠害加剧、沙漠化逐步吞食草原以及现有可利用草场产草量下降、杂毒草增加等。其中草场长期超载放牧导致的草地退化日趋严重。据了解,环湖地区现有各类退化草场69万公顷,约占草场总面积的35.65%;另外,湖区风沙活动加剧,沙漠化土地不断增加。生态恶化致使普氏原羚生存的生物资源和生态空间急剧缩减。2003年12月14日,专家们在切吉滩二次调查时,访问了在此长期生活的牧户仁前本,他说:“40多年前,这里雨水好、草好、放牧牲畜少,我经常见到100多只的‘黄羊’群,而近20多年,这里风沙大、牲畜增多、草越来越少,这几年我常在这里放牧,也就见到几十只‘黄羊’。春季放牧时,我还亲眼见过被饿死的‘黄羊’。”天敌威胁。普氏原羚还时常受到狼、狐狸等天敌的威胁。近年来,青海湖畔沙漠中狼的数量急剧增加,据野外调查,新生普氏原羚幼羚至少有40%被狼捕杀。目前狼是普氏原羚生存的主要天敌,对幼羚和体况不佳的成羚均造成极大危害。随着狼种群的增加和普氏原羚种群的减少,二者之间捕食与被捕食的矛盾日趋加剧,这使本已极度濒危的普氏原羚面临更大的威胁。哪里才是家?很久以前,成群的普氏原羚自由驰骋在西北广袤的草原上。然而在人类活动影响下,普氏原羚只能放弃草原,向沙漠退去。由于沙漠深处很少有人活动,于是沙漠便成为普氏原羚的“乐园”。目前在青海湖地区,沙漠与草原之间的生态交错带是普氏原羚的主要栖息地。普氏原羚可在邻近沙丘的草原上取食,一旦有人接近便隐入沙丘躲避。世界保护自然联盟/物种生存委员会专家组主席大卫·马龙说:“普氏原羚已经成为最濒危的有蹄类动物。中国有3种极危级的有蹄类动物:麋鹿、野骆驼和普氏原羚。麋鹿虽然很少,但已有圈养种群,且管理很好;野骆驼有600多只,且在蒙古也有分布;只有普氏原羚仅存活在青海湖周围,数量很少,且目前还没有圈养种群。因此普氏原羚是最濒危的。”中国林科院李迪强博士考察,在湖东地区,草场围栏仍在向草原深处扩展,把普氏原羚的栖息地进一步分割成小块,使普氏原羚种群间的基因交流愈发困难,生存空间越来越小。研究发现,网围栏的建立阻止了动物对周围环境的观察,躲避、捕食能力下降、能耗增加、多样性水平降低。俗话说:“狗急跳墙”。羚羊也是一样,被逼急了也会不顾一切地跳。可普氏原羚跳网围栏的结果却是:被网围栏挂住,甚至挂死,尤其是幼小的小普氏原羚,往往就成为狼的美食。网围栏还阻隔了发情期普氏原羚的活动路线。使它们只能在网围栏外徘徊。科研人员曾观察到,一只雌性普氏原羚在网围栏外徘徊,虽然试着跳了,但是失败了。怀孕期间的普氏原羚更是难以逾越。在无法估计危险的情况下,普氏原羚会不顾一切地跳跃网围栏,结果可想而知。研究人员在野外拍摄到一幅这样的图片:一只普氏原羚残骸仰倒在网围栏外的草地上,脚还挂在网围栏上,身体已经被狼吃空,只留下一个可怕的空壳。研究人员判断这是一只怀孕的普氏原羚。李迪强博士说,从湖区穿过的铁路、公路将普氏原羚的家园切割为岛屿状,尤其是一条新修的旅游公路通过湖东沙漠,车来车往的喧嚣打破了昔日的宁静,沙漠的隔离效应正在消失。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蒋志刚研究员说:“事实上,普氏原羚已变成流浪者,在环湖地区过着流浪生活。”他在10年前的考察中,在克图地区发现了一群普氏原羚,但在甘子河和哈尔盖地区没有发现它们的足迹。此次考察中,恰恰在克图地区没有见到普氏原羚的踪影,相反,却在甘子河和哈尔盖地区见到了为数较多的普氏原羚。分析个中原因,湖东羊群非常之多,这么多羊群的存在挤占了普氏原羚的生存空间,它们不得不流离失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被狼所驱赶。在布哈河上游,2003年8月和2004年4月发现过普氏原羚,但这次的考察却没见到。总之,在外界各种因素的干扰下,普氏原羚就像流浪者一样。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游章强博士说:“现在网围栏的高度在1.2米—1.6米之间,这个高度普氏原羚是不可能跨越的。假设去掉围栏,这些草场就会成为公用土地,势必会产生过牧的问题。”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王祖望研究员建议,给牧民以一定补偿,让牧民不去驱赶普氏原羚。但是这个尺度又很难掌握,给哪些草场的牧民补偿,又补偿多少?因为,普氏原羚是活动的群体,它们不可能固定出现在某一个小的范围。今天去了张家的草场,明天可能又跑到李家的草场上去。蒋志刚说:“目前最有效的办法是,建立保护区,将现有的种群就地保护起来,给他们一个休养生息的环境和空间。但是只有拆除草原铁丝围栏才能保证普氏原羚的采食地和繁殖空间,这就要通过租赁土地或给牧民经济补偿的方式才能解决;同时,还需要研究一种新的草原牧业模式,为当地的社区发展创造机会,使当地经济多元化,将人从单一的草原牧业解放出来,从而减轻草原上的放牧压力。”(中国绿色时报2006-01-25)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萄京官网最大平台发布于究极觉醒2,转载请注明出处:普氏本羚